插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插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戴望舒那些风花雪月的往事[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08:30 阅读: 来源:插梳厂家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寞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这是被称为“雨巷诗人”的戴望舒的传世名作《雨巷》。

1935年5月,戴望舒真的遇见了他诗中所写的那位像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并很快和她结了婚。这位姑娘叫穆丽娟,1917年出生在浙江慈溪,她是穆家唯一的女孩儿,她的哥哥穆时英是中国现代新感觉派小说的代表人物。1935年,18岁的穆丽娟刚从上海南洋女中毕业,受哥哥穆时英的影响,她喜欢读一些鸳鸯蝴蝶派的小说,并与哥哥的许多文友都比较熟悉,戴望舒便是其中之一。这一年的5月,在自己家中,穆丽娟第一次见到了戴望舒,而此时的戴望舒正在为一个名叫施绛年的女子而陷入情感的低谷。

施绛年是戴望舒的好友、中国现代派小说鼻祖之一的施蜇存的妹妹,出国前,两人已经订婚,因为这段恋情是戴望舒的初恋,所以与施绛年的情感裂变让戴望舒一时间失魂落魄。这时,穆丽娟的哥哥穆时英对他的遭遇十分同情,于是便有意撮合他与自己妹妹间的姻缘。

当戴望舒第一眼看到穆丽娟时,便仿佛见到了雨巷中那个像丁香花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穆丽娟身上那种宁静而古典的美,顷刻间便拨动了戴望舒受伤的心弦,她深深地吸引住了这位一向追求完美的诗人。于是,戴望舒开始走出失恋的阴影,主动接近这个比他小12岁的女子穆丽娟。

戴望舒从法国回来时,带了一种法国式的桥牌,他开始教穆丽娟打桥牌,并带她一块去跳舞,两人慢慢熟悉了。那时戴望舒租了一套房子,与穆丽娟相熟后,请她去抄稿子,这样,两人之间慢慢就产生了感情。

他们的交往非常顺利,因为穆丽娟也喜欢文学,她其实对戴望舒很崇拜,她觉得能和戴望舒在一起是一件非常荣幸的事情。

1935年的冬天,与穆丽娟相识半年后,戴望舒委托朋友,向穆丽娟的母亲提亲。穆丽娟的母亲为人和蔼可亲,加之穆丽娟的大哥穆时英的支持,提亲顺利地得到了应允。几天后便立下婚约,两人没有举行订婚仪式,戴望舒只是给穆丽娟买了一个钻石戒指,以志纪念,并登报宣布了两人订婚的消息,同时决定第二年6月举行婚礼。

1936年的初夏,正在筹备婚事的戴望舒收到了父亲病故的消息,依照传统习俗,戴望舒应该为父亲守孝一年,婚期自然要拖延,但因为有了前一次的情感失败,戴望舒担心拖延婚期后会发生变故,便决定不顾礼数,如期完婚。

1936年6月的一天,上海四川路的新亚饭店里异常热闹,诗人戴望舒和穆丽娟正在举行隆重的西式婚礼。高大魁梧的戴望舒西装革履,穆丽娟则身披白色婚纱,显得温柔秀美,他们俩成了当时文艺界中最让人羡慕的一对。

结婚后,戴望舒和穆丽娟搬到了上海亨利路永利村30号,安定的生活,使戴望舒在创作上有了很大的发展。这个时期,戴望舒应胡适的聘请,开始翻译塞万提斯的名着《堂·吉诃德》。这一年,他所筹办的《新诗》杂志正式创刊。20世纪30年代走向诗坛的一批现代诗人,都在《新诗》上发表过作品。

结婚之初的那段日子,每逢周末,戴望舒都会带穆丽娟到新亚茶室与文友们饮茶,有时也会一起出去跳舞。这一年的年底,他们生下了一个女儿,取名戴咏素,小名朵朵。这时,沉醉于幸福中的戴望舒写下了诗歌《眼》,来抒发自己仿佛沐浴在爱人眼眸之中,与爱人身心交融的幸福体验:在你的眼睛的微光下,迢遥的潮汐升涨,玉的珠贝,青铜的海藻……

戴望舒与穆丽娟结婚后的第三年,因为抗日战争的全面爆发,上海成了孤岛,戴望舒准备离开上海,举家避难。

戴望舒计划先在香港把家安顿好,然后再到大后方去,参与文艺界的抗敌工作,但是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改变了计划。这一时期,因发明了“万金油”而成为巨贾的胡文虎正在筹办《星岛日报》,他的儿子胡好,希望戴望舒出任《星岛日报》副刊的主编,并支持戴望舒创办他理想中的副刊,于是戴望舒便留在了香港。

在编辑《星岛日报》副刊的同时,戴望舒还是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香港分会的负责人之一。因为戴望舒等人的努力,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香港分会在联合香港广大文艺工作者,宣传抗日救亡的活动中,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就这样,戴望舒和穆丽娟暂时在香港安顿下来。当时大批从内地来香港的文化人只能住在简陋的房子里,而戴望舒却千方百计地找到了位于薄扶林道附近山上的一座小洋楼,让家人有个好的住处。他和穆丽娟在楼下的空地上开辟出一个小园子,种了一些瓜果蔬菜,还很诗意地把这里称为“林泉居”。当时一般的朋友都觉得戴望舒和穆丽娟琴瑟和谐,戴望舒在香港的家也成了许多文人聚会的地方。然而,在战乱和颠沛流离中,这个表面平静的家庭,却早已暗流潜生了。

安徽大学中文系教授王文彬先生在写作《戴望舒与穆丽娟》时,为两人的情感裂变,曾多次采访过穆丽娟。穆丽娟特别给王文彬写了一封信,信中说:毕竟相差12岁,而且两个人教养也不一样,一个是中学毕业,一个是出洋留学的着名诗人,彼此之间还是有差距的。

由于年龄阅历的差异,再加上戴望舒忙于《星岛日报》副刊的事情,同时又沉溺于书本,穆丽娟觉得戴望舒离自己越来越远。性情的不合给戴望舒和穆丽娟的感情悲剧埋下了隐患,但更让穆丽娟无法容忍的是,她觉得戴望舒心里爱的永远是他的初恋情人——施绛年。

有一部电影叫《初恋》,主题曲是由戴望舒作词、陈歌辛作曲的。大意是,你牵引我到一个梦中,我却在别的梦中忘记你,现在我每天在灌溉着蔷薇,却让幽兰枯萎。意思是幽兰是施绛年,是他心里想的;穆丽娟是蔷薇,有刺的。电影《初恋》在1938年4月上映后,由戴望舒作词的主题曲《初恋女》曾一度流行,而穆丽娟每次听到这首歌,总是倍感伤怀。

穆丽娟和戴望舒吵起来的时候,说戴望舒把他的感情全部给了施绛年。戴望舒和施绛年谈了8年,他和穆丽娟结婚以后,心里还有施绛年的情结,忘不掉施绛年,所以穆丽娟跟他之间的感情不是很融洽,始终达不到沟通的境界。

1939年7月,已经出现情感危机的戴望舒与冯亦代、徐迟等人创办英文刊物《中国作家》,把抗战时期的文学作品翻译成英文出版,这是抗战时期我国第一份对外宣传的进步文艺刊物。接着又与郁风、叶灵凤等合编《耕耘》杂志,同时刊载内地和香港作家的作品,给广大读者带来了更多新文艺的信息。在这一时期的香港文坛上,戴望舒成了一个核心角色。

事业上有了发展的戴望舒早出晚归,使得穆丽娟更加感觉沉闷和空虚,而此时,两件突如其来的事情更加深了两人的情感裂痕。

1940年6月,穆丽娟的哥哥穆时英在上海四马路被国民党特务刺杀身亡,由于政见不同,戴望舒不准穆丽娟回上海奔丧。半年后,也就是1940年的冬至,穆丽娟的母亲也在上海病逝,而戴望舒却扣下了从上海发来的报丧电报。不知情况的穆丽娟还穿着大红衣服,叶灵凤的妻子赵克臻见了还笑她说:“你母亲死了你还穿大红衣服?”这时穆丽娟才知道母亲去世了。于是,穆丽娟把自己的首饰当掉,带着女儿朵朵,坐船走了。

回到上海后的穆丽娟,因没能见到母亲最后一面而悲痛万分,由此她开始认真考虑自己的命运。此时的穆丽娟在戴望舒身上已体会不到爱情,而这一年,她才23岁。

这时有一个大学生开始疯狂地追求穆丽娟,这是一种她从来没有感受过的那种罗曼蒂克的情感;从戴望舒那儿,她从来没有得到过这种感觉。已对感情失望的穆丽娟对未来生活有了一种希望,甚至是憧憬。这时她写信给戴望舒,要求离婚。

穆丽娟提出离婚的要求后,戴望舒感到了事态的严重。他立即回到上海,力图挽回即将逝去的婚姻,但无论戴望舒如何规劝,都无法挽回穆丽娟的心。

这时,上海汪伪政府宣传部次长胡兰成得知戴望舒回来,便托人传话,要他留在上海办报纸,说只要答应,就能保证穆丽娟回到戴望舒身边,但是戴望舒拒绝了这种交换。他在上海仅仅住了三天,就悄悄地返回了香港。

戴望舒后来在《示长女》一诗中,悲伤地记述了在这民族危亡之秋,自己的家庭裂变:可是,女儿,这幸福是短暂的,一霎时都被云锁烟埋……

1940年12月的一个深夜,戴望舒准备写下他生命中最后的文字,那是一封留给妻子的绝命书。

戴望舒在绝命书中写到:现在幻想毁灭了,我选择了死,离婚的要求我拒绝,因为朵朵已经5岁了,我们不能让孩子苦恼,因此我用死来解决我们间的问题,它和离婚一样,使你得到解放。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性格敏感而又脆弱的戴望舒真的在痛苦中服毒自杀,而且情况非常严重,但是最后还是被朋友救了。然而戴望舒的自杀行为,也没能使穆丽娟回心转意,她的态度依旧坚决:“今天我将坚持自己的主张,我一定要离婚。”

1941年,刚过完新历的元旦,身在上海的穆丽娟收到了戴望舒写给自己的绝命书。尽管这封绝命书写得情意真切无比感伤,但是,穆丽娟仍然坚持离婚。至此,两人的情感已彻底破裂,双方协商后通过律师办理了为期半年的分居协议,以观后效。

1941年的秋天,孤独的戴望舒对这段残破的婚姻做了最后的弥补。他给穆丽娟寄去了两本日记,日记中处处体现了戴望舒对穆丽娟的思念之情。他又从他们婚后的照片中,挑选出了30多张充满亲情的照片,制成精巧的相册寄到上海。在相册的扉页上,他写道:“丽娟,看到了这些的时候,请你想到我和朵朵在等待你,等待你回到我们这里来,不要忘记我们。”但是戴望舒的这一心声,自始至终都没有得到穆丽娟的回音。1943年1月23日,戴望舒正式寄出了离婚契约。

上海南京西路471弄33号,在这条闹市中仍显安静的弄堂里,年近百岁的穆丽娟,仍然平静地生活着。尽管青春不再,但从老人清秀的面庞中依旧能看到当年那古典俊美的神韵。当我们问起她与戴望舒的那段情感往事的时候,老人笑而不答,最后只是感叹地说:我已到了这个年纪了,不想再回忆那段往事了。

1942年,穆丽娟和《宇宙风》主编周黎庵正式结婚。

1943年5月30日,戴望舒和杨静在香港结婚。

1950年2月28日,戴望舒因哮喘病突然去世,终年45岁。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