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插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花都为何全面了结小水泥-【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11:55:08 阅读: 来源:插梳厂家

花都为何全面“了结”小水泥?

以水泥粉尘降尘量的大幅下降为标志,花都区小水泥及其相关行业今年以来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花都为什么下大决心来“了结”一个行业的发展?这一举措对当地社会经济发展的影响有多大?连日来,《南方日报》深入一线采访,试图还原这个行业与这个区域的发展脉动,从中体现当地党委政府科学发展、绿色发展的苦心和信心。    赤坭炭步地区上月总悬浮颗粒物同比降幅达43%,百姓重见蓝天  12万群众迎来第二次“解放”    “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花都下定决心关闭耗能大、工艺落后、有污染的小企业。”花都区区长王中丙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随着第一批7家“小水泥”去年底关闭,花都发展绿色产业的步伐将越迈越大。

花都西北部的赤坭、炭步两镇是全区水泥业最集中的地区,占总数的60%。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水泥业的兴旺一度给当地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据了解,1993年水泥业为赤坭镇带来460万元的税收;然而13年过去了,在2006年全镇税收已达9000万元的时候,水泥业的贡献仍然停留在500万元左右。与此同时,水泥业以及其原材料采石业对生态环境的破坏日益严重。珠江支流巴江河两岸水泥厂排放的粉尘和运输过程中的水体污染,不但使清代起就闻名遐迩的“花县八景”之一的“巴江烟雨”黯然失色,还直接威胁到赤坭、炭步、新华的饮用水厂。

据了解,花都区原有水泥生产企业17家,2000年前后先后关闭了花山两龙水泥厂和城区的4家水泥厂,2005年又关闭了赤坭赤鹰水泥厂和狮岭水泥厂。由于相当部分水泥企业规模小、工艺落后、能耗高,集中排放废气粉尘,导致污染总量大;水泥企业所需的石灰石资源,在开采和运输过程中由于技术和措施跟不上,亦导致多重污染,破坏资源,损毁道路,给方圆几公里的居民生产、生活带来很大影响,花都区人大、政协多次以建议及提案提议:关闭水泥企业。

去年3月,花都区委区政府决定有计划地关闭一批污染企业,2006年12月31日前关闭了花东水泥厂、新华石塘水泥厂、东方红水泥厂、赤鹰水泥二厂、新裕水泥厂、华建水泥厂和广州市赤坭水泥厂等7家立窑水泥企业。目前,这7家“小水泥”已经全部按时关闭。花都区区委书记潘潇认为,花都必须坚持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共赢”,经济的快速发展并不意味着以对资源的无理掠夺和环境的恣意破坏为代价。

黑烟黄雾退了,水泥尘土没了,“小水泥”撤出赤坭3个月,春风又绿巴江岸,当地百姓又见到了阔别多年的蓝天。花都区环保局公布的空气质量监测数据显示,随着区域内“小水泥”纷纷关闭,赤炭地区空气中总悬浮颗粒物由2006年2月检测的每立方米0.316毫克下降到今年2月份每立方米0.1796毫克,降幅达43%。赤坭镇剑岭村全体村民还就水泥厂关闭后的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变化致信区长,对区委、区政府的工作表示感谢。赤坭和炭步地区12万多群众从困扰了两代人的水泥粉尘污染中彻底解放出来。用赤坭镇横沙村党支部书记周国勤的话说就是:关闭水泥厂,他们迎来了建国后的第二次“解放”。花都区委区政府以实际行动践行了“民生为重”的执政理念。与此同时,以电子、生物制药、精细化工、汽车零配件为主的27家企业决心投资入驻赤坭地区,环境的改善带来了新一轮产业升级的机遇。    回顾  一度的支柱产业造成环境污染,威胁赤坭炭步新华的饮用水厂  “巴江烟雨”黯然失色    赤坭、炭步两镇位于花都区西北部,盛产生产水泥的原材料石灰石。据赤坭镇副镇长吴勐介绍,镇上最早的水泥厂投产于1976年,在此后30年的时间里,花都区内的水泥业基本聚集于此,占全区水泥企业总数的60%,水泥业也随之发展成为赤坭镇的一大支柱产业。然而,随着“小水泥”在巴江河两岸的星罗棋布,它对生态环境的破坏日益严重,产生的负面效应也逐渐显现。    水泥业曾为赤坭镇带来可观效益

赤坭镇的水泥厂大多沿着巴江河两岸建造。巴江河是珠江的支流,自西北向东南贯穿全镇,可通500吨货船直达穗、港、澳以及珠三角各地。水泥厂的原料,包括石粉和烧煤,以及水泥成品都靠水路运输,出入也十分方便。优越的水运条件使该镇水泥业迅速汇集发展起来。

赤坭镇水泥业最辉煌的时期是在1993年、1994年左右。说起那两年,镇里人仍流露出自豪,“那时候水泥又好卖又好赚”,“利润又高,还供不应求”。

水泥业兴盛的年代,这一产业为赤坭镇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据介绍,1993年水泥业为赤坭镇带来了460万元的税收,令当时的兄弟镇颇为羡慕。赤坭镇的水泥厂扩大到500亩的规模,而采石场与水泥的原料供应相关,规模也达到了2000亩。

然而,水泥业的辉煌并未维持多久,此后效益止步不前,部分企业出现亏损。据统计,在2006年全镇税收已达9000万元的时候,水泥业的贡献仍然仅仅停留在500万元左右。从比例上来说,水泥还是占据了支柱产业的地位,但赤坭人心里算起了另一笔账。    填不完的“万补路”

“近10年时间,工业可以说不进反退。”吴勐不无担忧地说,由于水泥行业的不景气,工业的发展受到了束缚,尤其是近5年,几乎是裹足不前,整体上递增缓慢,而且一直低于全区平均水平,“甚至出现了某种倒退”。

由于水泥企业运输原料、成品的车经常超载,赤坭镇通往水泥厂的路特别“坎坷”:路面被压出了无数坑洞,镇里每年都要往里砸钱填坑,但不断修修补补也无济于事,晴天数里土,雨天一路泥。用吴勐的话来说,“看得见的损害是镇里的‘万补路’,看不见的损失则是无数的投资机会”。近年来,花都区经济迅速发展,也不断有投资者“相中”赤坭优越的交通条件,但是,水泥厂的烟囱粉尘,使得电子、精细化工、生物医药、汽车零配件等对环境要求较高的企业顿时丧失了投资热情,赤坭苦盼已久的产业升级机遇,就这样一次次擦肩而过。

剑岭村位于赤坭和炭步两镇交界处,村子周围就有5间水泥厂,是“小水泥”污染的重灾区,3000村民深受其害。当地人告诉记者,2005年走进赤坭,黑烟冲天而起,一到傍晚,周围几公里范围都笼罩在烟雾中,“天是灰的,地是灰的,戴上口罩都无法阻挡灰尘的入侵。”树木的叶子全变成白色,村民们洗衣都不敢晾到外面,炒菜都有灰飘进厨房,晚上睡觉觉得呼吸困难。家家户户的窗台上、露天平台上,飘落的水泥被露水打湿后凝固无法清除,水泥灰通常都三四毫米厚。“每天要扫三遍地,每次扫起的都是灰色的水泥;车停在村里,洗车场的高压水枪都冲不掉凝固的水泥灰。”剑岭村党支部书记宋意和这样描述当年的情景。村民们的生活和健康受到极大的影响,对“小水泥”深恶痛绝。    “巴江烟雨”止步“新花都八景”16强

巴江河的污染给赤坭人再一次敲响了警钟。

自从清代花县首任知县王永名主持评选“花县八景”,数百年来,“巴江烟雨”一直名闻遐迩,然而,去年花都区再次评选“新花都八景”,“巴江烟雨”却止步16强,黯然退出。赤坭镇的居民告诉记者,1990年巴江河还可以游泳,但自从1993年起,水泥行业在赤坭镇兴起鼎盛,巴江河上运输水泥、石粉、煤炭的船只络绎不绝,搞得巴江河水质一年比一年差,已经到了“不治理根本不能看”的地步;同时,水源受污染,还直接威胁到赤坭、炭步、新华的饮用水厂。

长期飘散的水泥粉尘、终年排放的含硫气体,污染的侵袭使赤坭镇南部地区环境越来越恶劣,与北部布满森林水库的青山绿水形成强烈反差。以农产品闻名的该镇,空气、土壤、水质全面下降,农作物减产,花都名果之一的柿子个头越来越小,颜色越来越灰,卖相越来越差。在走访水泥厂周边的荷溪村时,今年38岁的村民叶国标告诉记者,他是村里有名的“赔钱种养户”,多年苦心经营的鱼塘,种植的果树如龙眼、荔枝,别说赚钱,就连成本也收不回。由于水泥厂的污染,当地空气、土壤都偏酸性,土地混进水泥粉尘,遇水板结不易耕种,本来4年就能挂果的果树,他种了8年还是花开寥寥,投入的不少,几乎没有产出,家里也因此欠了不少债。

除了“小水泥”直接排污引起的环境破坏,为水泥生产供应原料的采石场也是“凶手”之一。“好好的青山,被采石场又挖又炸,山头不见一根草,甚至被整个削平,地下越挖越深,成了大洞。”村民们意见很大。由于当地属于石灰石地质,采石对地质产生了破坏。记者了解到,自从2005年起,地陷就在剑岭村开始出现,去年6月下旬起,地陷的发生频率提高,已有40多处,初步统计面积8000平方米。剑岭村受地陷影响的有4个经济社,受影响住户达到90多户,约400多人,受影响建筑面积1.5万平方米,受影响果园几百亩。其中赖屋经济社出现房屋地基掏空现象,情况比较严重。据了解,当地于2006年6月29日紧急启动了地质灾害应急预案。    整治  关闭小水泥 环境大改观  “尘村”居民开始回迁    以赤炭地区为代表的“小水泥”对生态环境严重破坏,引起了花都区委区政府的高度重视。去年3月,花都区委区政府决定有计划地关闭一批污染企业,印发了《关于关闭第一批立窑水泥生产企业的通知》。在2006年12月31日前,花东水泥厂、新华石塘水泥厂、东方红水泥厂、赤鹰水泥二厂、新裕水泥厂、华建水泥厂和广州市赤坭水泥厂等7家立窑水泥企业全部关闭。

“小水泥”全部撤出赤坭镇,带来的变化,镇上的居民最清楚不过了。任姨是赤坭镇环卫所的工人,负责沿江路这一段的街道清洁。10多年前,她到这里工作的时候,正是水泥厂开得最多最旺的时候。“那时候上班是件苦差事,一天工作8小时,一分钟不停地扫灰尘,一天要扫差不多4车,基本上都是水泥灰,扫也扫不完,刚清理干净,很快又落了一层。”遇到下雨天,路面上的水泥灰凝固起来,清理就更加费事。工作没多久,任姨就患上了严重的咽喉炎,戴上口罩工作也不行,喉咙又干又疼,碰上雾大潮湿的天气,水泥粉尘随着雾气很容易就吸进肺里,看了多年的病,病情也不见好转。近日,记者来到巴江河边的沿江路上,看到对岸集中的几家“小水泥”已经不再吐出黄烟灰雾。任姨笑着告诉记者,现在她不用再戴着口罩工作,“工作真的轻松很多,一样8小时,工作量小了,一天下来扫出的垃圾基本上也就1车多一点,主要是水泥厂关了以后水泥尘土不见了。”困扰她多年的咽喉炎症状也减轻了许多。

荷溪村的叶国标今年又新种了一批果树,原先的一批已经开花,“今年肯定挂果啦。水泥厂一关,空气啊、水土啊都会慢慢好起来,只要好好种,肯定会有好收成的。”与叶国标同村的另一户种花能手,听说水泥厂要关,立马扩种了30亩非洲菊,眼下花开得正艳。

横沙村曾被称为花都陈(尘)村,因为该村身陷3座水泥厂的包围圈中,终年被水泥粉尘笼罩。村党支部书记周国勤告诉记者,前几年,由于水泥厂的污染,村民不断外迁,本地人口不断减少。种植的农作物污染严重,村民收割稻谷要戴口罩,收获的稻谷也是黑色的,一洗一盆脏水,价格也比别的村低不少。去年底水泥厂关了,村民们陆续回来了。现在,横沙村出产的杨桃又大又甜,村民们随手摘下就可以吃。

剑岭村摆脱了“小水泥”的污染,去年一年就吸引了12家企业入村投资建厂,总投资额达到了9500万元。村民的年均收入也由原来的6000元提高到7000元,有超过50%的村民直接从中受益。    记者观察  春风又绿巴江岸    春天是观赏“巴江烟雨”的好时节。一带碧水,软烟轻雾,这样的美景大多数花都人还记忆犹新。“多年的污染使‘巴江烟雨’荡然无存,我们很痛心。”吴勐这样说,“水泥厂关闭后,污染一步步得到治理,以后‘巴江烟雨’重回‘花都八景’还是有希望的”。

赤坭镇是一个缩影。“小水泥”在这里兴起、衰落,直到去年底彻底告别,30年的发展伴随着一个地区经济社会的历史变迁。水泥业的兴旺带来了财富,当地人付出的代价则是祖祖辈辈引以为豪的青山绿水。当生态环境的警钟敲响,就必须在经济与民生之间寻求新的平衡点。一夕之间,将一个镇的支柱产业全面撤出需要莫大的勇气。花都区委区政府拿出了这样的魄力,一口气关掉了7家“小水泥”,将赤炭地区一举推上了产业升级的快车道。

纵观花都近年的发展,始终贯彻了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共赢”的理念,在青山绿水中实现了经济的高增长,由广州各区(县级市)中的“后进生”一跃成为“优等生”。发展为民,民生为重,“花都下决心关闭以‘小水泥’为代表的污染企业,也从一个侧面展示了花都产业结构调整改善的过程,以及区委区政府如何致力于解决其中带来的各种问题。”采访中,花都区的一位官员这样总结。

告别“小水泥”的污染,巴江河两岸的春天绿意盎然。据悉,水泥厂关闭后,赤坭镇正在巴江河南岸规划新城区,面积将不少于5平方公里,接近目前赤坭镇城区面积的2倍。

事实上,这一昔日“支柱产业”的全面撤出,并未影响花都的发展。2006年全区实现生产总值360.36亿元,同比增长13.21%;完成工业总产值825.85亿元,同比增长14.38%;入库财税总额75亿元,增长40.5%。目前,花都区已成为广州经济增长最快、最具活力和影响力的地区之一,正从以建材为支柱产业的传统农业县,蜕变为以汽车与空港双引擎驱动的经济强区。

据了解,为能够在全区实施绿色汽车产业发展思路,花都提出以区内环保企业东风日产为“标杆”,以不同的形式支持鼓励全区企业生产环保产品,走绿色企业之路。

“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这些措施的实施,为当地百姓带来了真实可感的实惠。深受水泥粉尘污染之苦的赤坭镇中心小学1000多名小学生和赤坭镇剑岭村3000多名村民还就结合水泥厂关闭后的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变化致信区长王中丙,对区委、区政府的工作表示感谢。赤坭和炭步地区12万多群众从此从困扰两代人的水泥粉尘污染中彻底解放出来。    去年关闭立窑水泥大事记    1月4日,花都区区长王中丙在赤炭地区调研时,初步提出整治关闭赤炭地区立窑水泥企业。

1月7日,花都区环保局召开水泥行业整治工作会议,向企业负责人通报了计划关闭、整治立窑水泥企业的情况。

3月29日,花都区环保局整理出《关于整治全区水泥生产企业的实施意见》;赤坭镇于4月5日编写了《关于关闭赤坭镇城区周边污染严重的水泥厂、石灰厂的可行性调研报告》上报区委、区政府。潘潇书记和王中丙区长分别作了重要的批示。

3月31日,潘潇书记在区环保局调研时指出,对小水泥等不达标的污染企业要每年有计划关闭一批,逐步用几年时间完成。

5月18日,区委区政府召开关闭立窑水泥企业会议,提出成立区关闭立窑水泥企业工作领导小组;公资办、新华街、花东镇、赤坭镇、炭步镇为关闭实施责任单位,各自负责属下(或辖地内)的立窑水泥企业关闭的具体实施工作。

6月8日,区政府发出《关于关闭第一批立窑水泥生产企业的通知》,要求在2006年12月31日前实施关闭。

8月8日,区政府组织召开关闭立窑水泥企业督办协调会议,研究部署加快关闭水泥企业的实施方案。

10月28日,在充分准备下,赤鹰水泥二厂正式停止了生产,成为本次关闭行动中首先关闭的企业。

12月21日,东方红水泥厂停止生产。

12月31日,花东水泥厂、新华石塘水泥厂、新裕水泥厂、华建水泥厂和广州市赤坭水泥厂等立窑水泥企业停止生产,首批7家“小水泥”全部关闭。(中国水泥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其他女装

2021年德国慕尼黑国际建筑建材展览会

乳胶漆

云梯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