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插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两会观察奔跑吧傅莹等

发布时间:2021-01-21 15:32:53 阅读: 来源:插梳厂家

两会观察:奔跑吧,傅莹等

赵本山“身体挺好哒”,成龙觉得duang“很好玩”……今年两会,这两位格外受关注,你懂的。冯小刚提出“亲不见、爱无心”,张国立呼吁恢复部分“有文化含义”的繁体字。崔永元继续跟转基因“死磕”,刘翔总是在缺席、被围观中摇摆(这次是后者),而姚明依然“霸占”着两会的第一高度……

媒体关注明星,各种笑脸,各种表情。但这些只是热身,转过身来,他们将重逢傅式微笑。

傅式微笑

人大发言人傅莹一贯温文尔雅,但也不失锋芒,各路媒体各显神通,问不惊人誓不休。

《南方都市报》记者率先抛出“制度缺陷”:我们在选代表的时候就没有把好关,还是代表选举制度本身就存在缺陷呢?这样的用词历年罕见。

傅莹则以数据说话,回答明确有力:我们十二届人大将近3000代表,两年来已经有39个代表因为违纪或者是违法被终止了代表资格,一方面反映了当前我们大力反腐,另一方面也是我们加强了对代表监督的效果。

紧随其后的《法制日报》、法制网记者也直逼“立法权”这样的根本问题:我们关注到曾有人批评全国人大立法权虚置问题。请问前几次大会都没有安排审议法律议案。而且,这次会不会定一个标准,就是什么样的法律将会由全国人大来审议?

同样谈法律,新华社、新华网的问题看似稍带钝感,却更关系大局:应该怎样处理立法和改革的关系?

傅莹在解答这两个问题时强调了下放立法权和实践:因为我们国家确实比较大,各地方的情况也不太一样……实践证明可行的,将来就去修改法律,如果实践证明不那么可行的,不那么好的,还可以重新恢复适用这些法律的规定……上海自贸试验区等被引为实例。

不管有没有纪录片,环境和污染都是近几年的重点议题。除了具体的行动、立法,今年傅莹直指问题:“史上最严的环保法”……能不能执行下去,这真是要看大家能不能齐心协力了。去年傅莹也说了“同呼吸、共命运”,今年具体化到行动层面的“齐心协力”,在当前的背景下似乎也别有深意。

香港在过去的一年里风风雨雨,傅莹的回答也有所变化。去年是“一家人”,今年套用了正流行的“奔跑吧,兄弟”,亲情未减,但对香港自身多了份警示:“香港是国际性的城市,所以香港也有责任保障所有游客,包括内地游客的安全和尊严。”

作为头一家提问的外媒,新加坡《联合早报》果然触碰反腐。英国路透社记者的“犀利”问题也没多少新意,傅莹的妙答迅速传遍网络:“据说我的前任也是如此,前任的前任也是如此,好像据说是外媒到我们这个发布会来,主要关心的就是军费。”大家可别光盯着“ex”,傅莹的后半句也值得玩味:“今年你很客气,你没有问我们为什么增加军费,你只是问是不是增加了,这是一个很大的态度变化。”

去年,面对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记者的“军费”问题,傅莹直接反问:“我们有一个很弱的国防力量,我们就和平了?”今年,她在幽默中发力。

傅莹的风采迅速引来各方好评。当晚,“国际在线”发布中国人民大学学者高望的文章《中国外宣需要更多“傅莹风格”》,强调傅莹亲和力强、思路清晰、能力出色、在关键时刻有直面困难的勇气等特点。

日本“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发表博文《傅莹的魅力在哪里?》,认为傅莹在用一种很女性的轻柔语调表达一种坚定的政治立场的时候,你不会认为她是一名“铁娘子”,而是会不由自主地去倾听她的观点。

而且,傅莹可以脱离电脑上的提示,完全用自己的语言和逻辑即时回答记者提出的各种问题。他认为最难回答的是关于油价和税收的问题,不是财政专家很难答好。“我在台下都为她捏一把汗。”但是,傅莹从人大的立法,说到税收管理,最后列出 “目标是2020年前全面落实税收法定原则”的时间表。

傅莹的魅力还来自银发和笑容——“真诚、甚至有点害羞”。他最后总结说,在日本媒体人的眼里,傅莹是一大中国偶像。

中新社则称她是“柔中带刚”“从容答猛问”,还发明了“傅式微笑”一词。

过去对傅莹更常见的形容是“刚柔并济”,现在的“柔中带刚”是不是表明气场弱了?不然。高望说“一场发布会不亚于一场战役”,这样的比喻有一定道理,但在大风哥看来,政府与媒体并非战场上的敌人,当傅莹站在台上的时候,更像课堂上的答疑解惑。

当然,外媒虽领教傅式微笑,但未必领情,路透社和BBC的报道果然仅仅集中在军费问题。路透社只引用了傅莹的刚,没有记录柔的一面。文中还配上了对日本、印度官员的采访,以及学者对中国海军采购的分析。路透社当然不好意思登出傅莹的调侃,但这篇洋洋洒洒的文章就像是在为她的调侃背书:“而且在人大之前,早早的他们的文章都写好了,中国军费如何如何,就等着今天这个数,我这个数一出来,他文章就出去了。”

弱势群体银行来了,我们关心下

两会各种言论热闹,昨晚爆红的是建行行长。李克强总理看望全国政协会议的经济界、农业界联组会委员。张建国行长在谈到利率市场化改革时说,现在有钱的大储户都要高价,没钱的贷款者都批银行。按新京报的说法,他随后半开玩笑地说:“银行也是弱势群体啊”,所有人都笑了;《郑州晚报》补充还原当时的场景,“委员们纷纷表示‘反对,反对’”。许多媒体都突出李总理的反应:他也笑了,并在随后谈到农业问题时说,农民才是弱势群体。

在谈到具体问题时,开开玩笑当然可以,但实事求是地说,建行在金融界内恐怕也不能算弱势群体,当农业界人士在场时,张行长的幽默功夫、分寸拿捏还得向傅莹学学。

但媒体的反应也让大风哥大跌眼镜。《羊城晚报》微博将“半开玩笑”的场景扭曲成了“哭诉”,这幽默功夫好像和张行长在同一个水平线上。

新华网匆匆推出一篇快评,大刀阔斧,称“一边是各种乱收费,还喊着与国际接轨,一边却当着总理的面自称‘弱势群体’,这个逻辑让人不得不错乱……一边享受保护性的高额利差带来的暴利,一边在统一收费价格掩盖下提供次等服务,怪不得连国足球员都眼巴巴地争着去当‘弱势群体’了。”

一句不恰当的玩笑,批评下无妨,但将银行问题简单化地批判一通,还莫名牵扯国足,总觉得不那么妥帖。

也许新华网自己发现了问题,很快将稿件撤下。但离奇的是,某网站却登出了一篇通常只在媒体行业内部“流通”、由新华社自己发出的撤稿通知,但愿只是乌龙,否则真不知道里面有几个意思。

到底该怎么对待银行这个“弱势群体”呢?还是央视特约评论员杨禹的解读最符合“利率市场化改革”的语境。“中国最能挣钱的500家企业中一共有17家银行。在500家企业的2013年所有利润中,17家银行的利润占了51%,超过了另外483家中国最好的企业挣得钱的总和。一个国家,银行应该挣钱,银行挣钱也是国民经济的一部分,但是如果银行只剩下能挣钱,别的企业都不太能挣钱,那这是不合理的。所以我说,今天中国的银行当然是‘强势群体’,建行行长说它变成了‘弱势群体’,那是因为改革使它正在逐渐相对变‘弱’,我想,这样的‘弱势群体’我们欢迎。”

两会本就是各种观点交流、碰撞的场合,有火花很正常,但总有人习惯于看见个火花就要猛吹两口,大风哥觉得风可不该这样吹。

比如黄宏不再担任八一电影制片厂厂长,@杨锦麟不知怎么就联系上了“军队里的黑幕”……突然又冒出同为军人的韩红的辞职流言。

又比如,葛剑雄就袁贵仁针对高校课堂和教材管理的言论,接受采访说:“反对他,其他事可以,这件事不行。学术要自由,思想要自由,但是课堂要有纪律,这是贯彻中办、国办的通知,贯彻中央领导的指示,这有什么错?”

媒体用“力挺”等字眼报道后,自然起波澜。曾经在其他问题上“炮轰”袁贵仁的葛剑雄,不得不出来澄清:“记者就教育部袁部长的谈话作采访,我知道这是个是非之地,但既然问了我就实话实说。至于是否属于‘挺’或‘力挺’, 那是记者用的标题,就是说‘挺’,难道我是‘挺’袁吗?相信只要不具偏见,大家是能看明白的。对网友们的意见,我已尽量回复。但对那些躲在暗处的人身攻击和辱骂,我不想浪费时间。”

再比如,九三学社提出了“尽快更新人民币版本,有效震慑腐败官员‘巨额藏现’的提案”。某报罗列了一大堆专家的负面意见,但最后又罗列了巨额藏现名单,或许是为了平衡报道,读来却总有精分之感。《北京青年报》评论说,如果仔细读读九三学社的该提案会发现,它的重点是“尽快更新人民币版本”,而“震慑腐败官员”只是更新人民币版本后可以达到的结果。在大风哥看来,提案不必硬凑或过度突出热点,但这种风气的形成,媒体多少也有些责任。

政协委员奥巴马?

中国两会在正式开幕前就引来了奥巴马的关注。2日,美国总统亲自炮轰中国的《反恐法》草案,随后在3号、4号分别遭到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和人大发言人傅莹两位“女侠”的批驳。傅莹没谈高科技,直言“为什么对买猪肉进行安全审查?他们有一些议员也搞不太清楚”。民间的声音更戏谑,网民称:奥巴马这是想进中国政协呢,想进政协可以,别总想搞个大新闻!

也许这在奥巴马的意料之中,但几天来国际媒体群起攻之恐怕是他“万万没想到”的。面对“棱镜”、谷歌苹果的后门,以及最新的监控全球SIM卡事件,《纽约时报》、《福布斯》也不得不和“奥巴马政府与硅谷组成的‘尴尬联盟’”划清界限。欧洲媒体更是看笑话一般,路透社、德国《商报》等的关键词都是斯诺登!斯诺登!

说斯诺登,斯诺登到——他愿意回美国受审。美联社聊聊数语报道了此事,不忘提及“普京否认与斯诺登合作”,“斯诺登可以自由活动,但有保镖在旁”。

美联社关于中国《反恐法》的报道,同样笔法巧妙。3号,《华盛顿邮报》连续转载美联社报道,其中引用贸易代表弗洛曼的话:“(反恐法)与安全无关,是为了保护主义,支持中国公司。”且慢,这是他上周的声明啊,这几天别的挺奥人士一个都没找到?美联社话锋一转,立即将信息安全争议转向了中国维汉两族的“紧张关系”……

奥巴马自己也顾不上什么信息安全了,只为和绕过总统、“私自”访问国会并发言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打嘴仗。《纽约时报》国际版舍出很大一块谈这个,没看出谁更“无情无耻无理取闹”,倒是佐证了犹太势力在美国之重要。

@宋晓军说:在内塔尼亚胡于美国国会赢得了多次掌声的讲演后,克里突然取消了与伊朗第四轮谈判后的讲话。有网友评论称,以色列人比最能忽悠人的美国讲演高手都能忽悠美国人,内长达40分钟的讲话声情并茂,对美国政治和媒体的运用了解之深,远远超过了奥巴马。说奥与内相比,政治上不是一般的幼稚。

虽然奥巴马政协团队的意见在中国遇了冷脸,实事求是的美国意见还是被中国官员采纳了。互联网大管家鲁炜在最近的一次网信办会议中说:“外国学者到中国自己发帖做了一个实证调查,得出的结论是中国政府并不怎么删批评政府的言论,删的都是煽动民众上街的。”这个调查显然指的是哈佛教授金加里对中国互联网管理的研究报告,最早由观察者网翻译并发布在中文互联网上。有兴趣的读者请移步这里《哈佛报告:中国网络审查制度如何允许批评政府却禁止群体煽动》

奥巴马的事还没完,《赫芬顿邮报》大篇幅报道了围绕奥巴马医改的司法僵局,虽然投资人看好奥巴马最终能胜出,但他和美媒们还是先忙会儿,让咱静静地开两会吧。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