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插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虚拟运营商卖牌传闻背后批零倒挂现象难改【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09 23:19:40 阅读: 来源:插梳厂家

吴丰恒

[ 由于基础运营商掌握了市场定价权,虚拟运营商无法在价格上竞争过基础运营商,“批零倒挂”现象短期内难以改变,因此差异化是不得已的选择 ]

新一批虚拟运营牌照发放在即,然而前两批获牌企业业务现状却并不乐观。

“多数企业只是想先拿到一个牌照而已,是资本市场的考量。”工信部虚拟运营商发展研究中心顾问莫广卫向记者表示,目前部分获牌虚拟运营商业务陷入停滞。

记者从多个消息源获悉,对于部分虚拟运营企业,因有用户考核指标,内部团队军心不稳,虚拟运营业务持续亏损,需获牌企业主业利润补贴。持续砸钱而似乎看不到回报,部分企业心生去意。

某企业“卖牌”传闻就绷紧了市场神经。虽然记者获悉某企业是引入其他合作伙伴共同发展业务,未放弃牌照主导权,不过此举也意味着对外开放牌照资源。在一些人士看来,某企业的做法在虚拟运营商中可能会成为常态。

“卖牌”传闻

获牌之前,某企业是一家从事通信增值业务的企业,曾放言做到“千万级”虚拟用户规模。不过近日有消息称,某企业交易了虚拟运营“牌照”。

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秘书长邹学勇向记者表示,通过与某企业董事长沟通证实,“他们不是把公司卖给别人,而是引进了一家做行业应用产品的公司合作,陆续还得引入一些企业过来,经营还是远特在主要负责。股权还在划分,不过远特还是大股东。”

上述“牌照事件”之所以触动市场神经,与业内猜测谁将成为第一家倒下的虚拟运营商有关。目前,19家民营企业获批开展虚拟运营业务,因为种种原因,多家企业获牌后业务发展缓慢,至少6家企业至今没有放号,包括某企业。

“大部分国家里,虚拟运营商只占到2%~8%市场。”飞象网总裁项立刚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对虚拟运营商发展形势并不乐观,“最后能够存活下来5个,有3个发展得不错,就已经超出预期了。”

其他已经放号的13家虚拟运营商,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9、10月是发展高校用户的传统季节,通信运营企业可谓志在必得。然而据知情人士透露,虚拟运营商对9、10月的高校市场还没有明确规划,“据我所知,爱施德(002416,股吧)、天音、蜗牛都在窥探这个市场。他们会有些想法,但这个市场还是可能进入不了,毕竟要收入是很麻烦的事情。”

补亏成常态

无论在民营企业内部、电信市场,虚拟运营都处于尴尬的“附属”角色。

莫广卫向记者表示,民营经济分了很多战线,而转售市场并不属于它的主要市场,民营企业对虚拟运营业务的投入程度也依赖于主营业务经营状况。

对于基础运营商而言,虚拟运营商的出现缘于政府推动,而非其自身业务需求。“基础运营商没理由把价格定得很优惠,让虚拟运营商有机会(挑战自己)。”项立刚说。

“基础运营商在做批发,也在做零售,而且零售对它更重要,这样虚拟运营商就比较难,想跟基础运营商去打价格战,运营商肯定不同意。”独立电信分析师马继华向记者表示。

由于基础运营商掌握了市场定价权,虚拟运营商无法在价格上竞争过基础运营商,“批零倒挂”现象短期内难以改变,“面粉比面包贵”。

对于获牌企业而言,意味着相当程度需要依靠主业利润来补贴虚拟运营业务的亏损。

莫广卫告诉记者,对于部分厂商而言,如果要做到比177号段更低的价格,每100万170用户,虚拟运营商需要补贴超过10亿元,“很多企业拿到牌照之前都以为它是赚钱的,是暴利的,但是拿到牌照之后发现是赔钱的,每发展一个用户就多亏一个。”

虽然有部分虚拟运营企业目前坚持补贴发展用户,而对于部分追求短期盈利的企业而言,虚拟运营业务可能成了烫手山芋。“虚拟运营商前期基本投入最少两千万。”邹学勇介绍。

“薪水要自己去挣,要是卖卡没利润,这个月有没得拿还不一定。”一位虚拟运营企业管理人士向记者诉苦,为什么高管离职频繁,这是一大原因。“老板花很高价格圈了一批人过来,结果一看亏损,无非想到节约成本,而节约成本无非降薪,或者通过各种考核让大家离开。”上述人士说。

马继华告诉记者,部分民营企业对虚拟运营商牌照很热心,对运营并不一定热情,“只要掌握了牌照,将来可以卖给别人,利用牌照发财。民营企业对这个非常熟悉,所以大家对牌照趋之若鹜。有些将来会把牌照卖掉,或者隐性地卖掉,或者说引入投资者,肯定少不了。”

差异化发展寻突破

因为定价权等原因,虚拟运营商并不具备在大众市场上与基础运营商竞争的实力,差异化是不得已的选择。

“蜗牛和游戏结合在一起,分享通信主要是找企业家群体,一直在构筑一个圈子,这个也是一个出路,还有一些做公交车的,做政企客户的。”马继华介绍。

不过,理论上的差异化策略,实施中难度并不小,“基础运营商自己做了很多年了,通信市场大家能想到的东西三大运营商都做过了,只不过是做得好不好。”马继华说。

马继华表示,虚拟运营商雄心不要太大,应理性看待,“通信市场是一个慢热的市场,炒一下就能做起来基本没这可能。市场还是有的,中国十几亿人口,抢零头就够了。虽然发展单个用户亏损,只要人数达到一定数量,价值就会产生出来。”

邹学勇表示,虚拟运营商引入合作伙伴是发展的有效方式,“虚拟运营商不是说自己去卖号,自己去卖产品,而是寻找更多的合作伙伴,帮助他们去做一些服务。虚拟运营商要寻找自己的SP2.0伙伴,让代理商帮助虚拟运营商销售它的号码。”

“这种转嫁模式成本是最低的,拿牌照的企业不一定去做虚拟运营商,但是很多没拿到牌照有想法的企业、有资本实力的企业最后托管去做,最后大家可能采取一种分成模式去做。”莫广卫说。

少儿英语学习哪里好

壹财富

少儿学什么英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