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插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这是我所看过最好的国产电视剧沅江

发布时间:2020-10-18 18:28:45 阅读: 来源:插梳厂家

这段时间一直在看《大明王朝1566》——这是豆瓣目前为止评分最高的国产电视剧

也是第一部我想了好几天都不还知道怎样开头,如何着笔的剧。

因为作品本身有太多可以说的地方,剧本、演员、官场、权谋,每一点细细说下来都是万字长文

想来想去,只有一句:

《大明王朝1566》,这是我看过的最好的电视剧

01

这部戏剧本还在创作的时候,编剧刘和平住在北京的小营。

当时的湖南台台长欧阳常林,就经常提着一小玻璃坛子剁辣椒或者腐乳去找“贿赂他”(两人是湖南同乡,这些都是湖南特产),说“你们俩(导演张黎和刘和平)合作的戏一定要给我”。

十多年前它在湖南台首映,欧阳台长又亲自为片尾曲谱词,全台对此寄予众望。

也许现在大家总觉得湖南台雷剧满屏,但他们曾经也是真心想让观众看到好作品的吧。

可事与愿违,最后播出收视率却实实在在扑了街,憋了那么久的一个大招放下来,半点水花都没激起。

然后,这部剧就这样沉寂了十年。

直到去年在优酷重映,才又再一次让一些人,比如我,真正领略到了国剧的巅峰水准。

02

故事的主线是从一场御前议事开始的,明嘉靖年间,皇上长年不上朝,严党把持朝政,官场贪墨横行,导致国库落下巨大的亏空。

为了能往国库里添银子,朝廷想出了个“改稻为桑”的法子,也就是在浙江把稻田改成桑田,让蚕多产生丝,将生丝做成丝绸,再把丝绸卖往西洋赚钱。

这原本也是个“剜肉补疮”的事情,再加之每一层都想从里头抽油水,这国策往下面办就牵扯了出一连串的事情,东南抗倭、严党倒台、海瑞上疏......

剧情实在精彩复杂,处处伏笔,丝丝入扣,为了大家的观剧体验,我就不详说,只期待你们看完来和我讨论了。

所以今天,我想和大家说的其实本剧贡献了神级演技的演员、还有真正体现职业精神的剧组。

这两样,如今所谓演艺圈最为缺少的东西。

03

倪老师演严嵩的时候才47岁,而剧中严嵩是80岁,所以他每天要花三个小时来上妆,画出疲惫的老态来。

更难的是,他必须得让自己自然的“变老”,于是他给自己设计了很多的小动作。

比方耳背听不清楚话,提笔的时候手抖,就连抬头都慢慢悠悠,呆坐的时候就恍若一个痴傻老人,眼里又透着深沉算计。

王劲松老师回忆说:

“现场有一次看见倪大红,朝服披挂,头顶相冠,一脸老迈 ( 当年他 40 多,扮演 80 多的严嵩 ) ,换机位调光位了,他仍然长跪不起,没有人去打扰,大家都安静地绕着他走。

一个灯杆不小心碰着了他的帽翅,帽子被碰得略歪斜,他竟然一言不发,以一个 80 多岁老年人的状态,缓缓举手扶正帽子,复又长跪而下。这一幕使得我今天面对他仍然不减当年敬佩之意!”

所谓戏骨,不外如是。

04

最近一跃成为我新男神的王劲松老师,更是让我看到了全剧mvp级的演技。

你敢想象吗?演一个太监,却实实在在演出了满身贵气。

他所饰演的杨金水举手投足之间皆给人一种矜贵之感,单单是喝茶都能喝出了三种姿态来,可面对自己的干爹吕芳却又是满眼的孺慕与关怀。

而到了后期,杨金水装疯的时候,演技更是要上天。

有一场别人试探他是不是真疯,所以用刑在脸上扎针的戏。

我后来才知道,导演组请来了两个老中医,这针是确确实实扎在皮肉上的。

而王劲松老师却将一个疯子的表面的呆滞、无动于衷,和装疯之人内心的痛苦都表现的出神入化。

最为打动我的是最后吕芳被下放到南京,将杨金水带走一起给太祖守灵的戏,几个眼神看得我眼泪狂飙。

到了南京下马车之后,杨金水还在装疯要去吃树上的树叶。

吕芳拦下他,告诉他“咱爷俩平安了,你不用再装了”。

特别是那句“真是苦了你了”,两个太监之间没有血缘关系的父亲之情,再那一刻显得那么动人。

而接下来杨金水的一系列眼神变化,真正诠释了什么叫“不动声色,雷霆万钧”,那么多的委屈、耻辱和愤懑,在抬头几个眼神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据说王劲松老师自己却对这场戏并不满意,他说“这场戏的人物关系,环境,台词,动作,内心活动,情感起伏在我心里纠结我整整两年,没事心里就转一遍。两年以后我有了一个能说服自己的完整的表演方案,我在心里放下了这场戏,可谁又能给我机会让我重新演一遍呢?”

我相信他这样说不是谦虚,甚至我也会一直在想,如果重来一次,他会怎么演,但每每想到最后,脑子里浮现的都是他看吕芳的这一眼。

能让观众也一起琢磨却还念念不忘,这,就是好演员,就是好戏了吧。

05

除去我上面提到的这两位之外,剧中还有非常多优秀的演员和桥段,换句话说就是“国家队通通下场飙戏了”,因为篇幅原因此处就先不展开了。

我们接着来聊聊幕后的主创们,第一位要讲的是编剧刘和平先生,剧本之严谨,台词之考究,在加上权谋剧中那一点人性的温情,让我彻底跪了。

先给大家看看剧中那些让人拍案叫绝的台词,讲政治,讲官场,讲人性,真的是讲透了。

“两句话你要记住,一句是文官们说的‘做官要三思’,就是思危、思退、思变。

知道了危险就能躲开危险,这就叫思危;

躲到人家都不注意到你的地方,这就叫思退;

退了下来就有了机会,再慢慢看、慢慢想,自己以前哪儿错了,往后该怎么做,这就叫思变。”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天下事坏就坏在这里”

“文官的衣服上绣的是禽,武官的衣服上绣的是兽。穿上这身袍服,你我哪个不是衣冠禽兽”

“历来造反的都是种田的人,没听说商人能闹翻了天。”

裕王:大明朝谁是贤臣?

嘉靖:没有谁是真正的贤臣,贤时用之,不贤黜之。

有一场戏,台词只有寥寥数语,不精辟,也不深刻,却感人至深。

胡宗宪(汝贞)长途奔波从浙江感到背北京,连夜来见自己的老师严嵩,严嵩颤巍巍的摸了摸他的头,说:

“是汝贞吗?吃饭了吗?

没吃,那现在做也来不及了,去,把晚上剩的热热端上来,快快...”

仅此一幕,让我对编剧佩服的五体投地。

再说说导演张黎,镜头语言的表达真的让我无数次的想把手掌拍烂,这里只说两个地方。

海瑞决心上疏死谏之后,嘉靖派人来抓他,官兵带着锁链冲到了海瑞家中,画面转向海瑞的时候,变成黑白色,海瑞坐在堂前,身后是一具棺材。

而棺材里放的,是海瑞的一身官服。

细细想来,真的惊叹于这一幕的表达力与寓意,实在是神来之笔。

还有一幕,是接近结尾的时候,海瑞上朝见皇上,最后转身要离去时,皇上头顶的光暗了下来,而裕王和世子头顶的灯却亮。

这是在告诉我们,嘉靖垂垂老矣,未来在裕王和世子的身上。

真正高明的剧集和导演,两束灯光抵得上万句旁白。

除了主创之外,《大明王朝》剧组的其他人员同样是妥妥业界良心。

下面的内容,摘自于王劲松老师的回忆文章《大明王朝创作往事》,因为没有比身在其中的人更加了解当时的情景了。

“剧组没有不通读剧本的人,甚至我们的部门,所有工作人员都对每一场要拍的都一清二楚。

有个笑话,是某临时演员在现场紧张,可能是没见过这么认真的队伍,结果拍摄时老是忘记台词,站在他身边给他托板的灯光组师傅终于忍不住了,就用湖南话 ( 湖南人不会普通话 ) 给他提词,提得竟然一字不差。

所以,很多的演员在现场是不拿剧本的,你也看不见剧本上有没有画杠杠,因为该画的都画在心里了。”

“拍摄是安静的,安静得吓人。

所有人进入摄影棚都会踮着脚尖走路,因为大家都是这样,能大声说话的只有在演戏的演员。有一次,忘记了是谁来摄影棚探班,总觉得不对,找错了,后来将信将疑地推开了摄影棚的大门,惊呆了,近两百人的团队,各个部门在工作着,竟然没有动静,没有声音。

因为那时候工作是神圣的,大家在维护的其实是职业尊严。”

职业尊严,不知道如今的娱乐圈,还几个人讲究这个?

不知道如今的我们自己的工作当中,又是否还会在乎?

想想就觉得越发难得了。

说起这部剧有太多想讲的话,太多想夸的地方,要结尾了,想了很久,只想提一个人,一个配角。

他叫王用汲,字润莲,是海瑞的好友,一派谦谦君子之风。

而海瑞是谁,刚峰啊,怼王啊,著名清官.眼里容不得沙子.生起起来连皇上都敢骂的大明利剑啊。

和他做朋友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情。

而在某乎上对王用汲的评价中,有一位叫曾经沧海的用户的回答完美的表达了我的感受。

“润莲兄刚刚出场的时候,我一直以为这个角色是用于反衬海瑞的。毕竟这种温润如玉的性格,在杀机四伏的官场,很容易做炮灰(恐吓海瑞),甚至变节(反衬)。直到看到以下的剧情(摘自剧本):

海瑞再掩饰不住真情,走到王用汲对面的案边,一把抓住了他磨墨的手,低声道:“王润莲,我家里还有老母幼女。你答应我的事竟忘了?”

王用汲抬起了头:“天下还有多少母老子少泣于饥寒!刚峰兄竟忘了?"

瞬间有种热泪盈眶的冲动。瞬间明白了:从编剧的角度来讲,对于海瑞,一个高洁的好友,比起一个作为反衬的小人,高明一百倍一千倍!因为海瑞不会孤独!正义不会孤独!”

所以最后我想借此说的是,海瑞是大明朝的一把利剑,《大明王朝》是影视界的一把利剑。

海瑞不会孤独,正义不会孤独,坚守也不会孤独,那么《大明王朝》也不会孤独。

我期待着有更多同行的人,来看这部剧。

也期待着下一个十年,

会有一部剧,

能走在他的身边

水陆挖掘机厂家

上海到杭州物流

PWM控制器

定制酒厂家价格

相关阅读